主办机构:书香江淮

1562份作品 活动首页 >> 征文与作品
安徽大学

目送——读龙应台《目送》有感

作者:徐青梅 点击数:271 学校:安徽大学 班级: 时间:2016-05-30 10:46:00

看着前面蹒跚踱步的白发苍苍的老人,我有些恍惚。那个在我眼里一直威风凛凛、身板挺得像铅笔一样笔直的爷爷,什么时候,竟也被无情地岁月摧残成这般模样?

记忆中,他是那个可以一口气背着老旧的五、六十斤重的药桶,从四亩地、百米多长的玉米地里来回穿梭喷药也从不喊累的人,是那个逢年过节被村里人争相邀请着写对联、笔法遒劲有力的人,是那个每逢奇数日子就乐呵呵地蹬着一辆三轮脚踏车去镇里赶集、带回来奶奶交代买的所有菜的人。然而,我现在看到的,是一个背不动新式的三十斤自动药桶、拿起毛笔来颤颤巍巍、总是忘记自己前一秒要做什么甚至忘记回家的路的人……这就是走在我前面那个背影转过来后的所有模样。我却只见过如今你已衰老的身躯背影。熟悉,却又无比陌生。

龙应台在《目送》中写道:“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以前在做佳句摘录时就曾读过这句话,可那时并不是很明白其中的意思。然而,在今天再次看到这句话时,脑海里就明晰地映出了爷爷那张背影,也似乎明白了,不必追的含义。

是啊,我想,我长大的速度是否可以追得上你老去的速度?如果我长得快一点,那么是不是你就可以减少你腰板佝偻的角度、慢一点老去?

十七年来,谢谢你,让我的身后总是有双温暖的目光注视着我前行。初上幼儿园,你轻轻放开我的手,焦灼地看着我走进一群都比我年长的孩子中间,看着我走向离别最开始的地方。中学,在镇上的学校住宿,我学会了骑自行车。你蹬着你的三轮脚踏车帮我把被子送到学校,你让我也坐在上面,我坚决地摇头,然后飞快地骑上车子,只留给你一个背影。后来到学校你擦擦额头上的汗,略带责备地问我:“为什么不坐我的车呀,省你费那么多力气蹬洋车子了。”我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回你的话,“别的同学都是爸妈骑摩托车或者开三轮车来送孩子,为什么偏偏只有我是你来送?而且你还骑着这么破的三轮脚踏车!”你突然就沉默了。我却突然抱着被子转身就奔到了已经分好的宿舍,没有回头再看你一眼。将你一个人晾在了人来人往的新生报到的地方。大学开学前的倒数第二天,你跟我说,明天走的时候送我吧,这一走就要半年才能回来了。我说没事儿,我会常给家里打电话的,你就在家歇着吧。开学前一天,凌晨五点钟,借着手机的光,急忙去庄西开汽车的大伯家赶早班车。汽车发动的前几分钟,我回了回头,看看我来时的路,却被不远处明亮一束灯光和昏暗的人影所吸引。带着一丝隐隐的不安和担心,我搁下行李,下了车。原来啊,那束微弱的手电筒的灯光,果真是却又竟然是,来自于你。快步走近你,在想要张口斥责你的那一瞬间眼眶就湿了。“俺姥,不是说不让你来送的吗?天这么黑,如果跌倒了怎么办?”,你孩子般带着些愧疚的应我,“我就是想再看你一眼,总觉得啊,这看一眼就少一眼……”我说,那好,但是我必须得看着你先回去,等车开了我就走。你怯生生地转身,一步三回头。我就这样看着渐行渐远的那一束微光伴随着你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这一路总共七个小时的行程所到达的目的地,不是你目送我这么多年冷漠无知的背影的终点,却是我明白另一个心酸背影的起点。

这一路走来,总是在与彼此的背影相伴。对不起,让你看着我无数次的离开却不曾回头望望你,一次目送的结束总是下一次离别的开始。如今,在明白了这中间无数的心酸与不舍的目送之后,再也不想让你看着我转身的样子,无论是从前的决绝无知,还是现在的转身泪如雨下,都不想再让你来面对了。

所以,这一次,乃至以后所有和我离别的时刻,都让,你先走——好不好。

 

留言板

必填,最多可输入200字。发言请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 1153人参加
  • 0张图片
  • 1562份作品
  • 21本推荐书目

活动创建机构

协助组织

活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