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机构:书香江淮

1562份作品 活动首页 >> 征文与作品
安徽理工大学

向死而生

作者:胡学礼 点击数:271 学校:安徽理工大学 班级: 时间:2016-05-26 18:41:47

 再读《活着》,心仍为余华笔下的故事震颤。余华用他平实的文风和平静得近乎冷酷的态度,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福贵。人们常说人间四大悲事是幼小丧母、儿时丧父、中年丧偶、老来丧子。福贵一生亲手埋葬了自己所有的亲人,最终只得一条老黄牛为伴。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社会变革,福贵的小家如同在暴风雨中沉浮的小船,成了时代的缩影。

  本书讲述了出身地主家庭的少爷福贵流连花街柳巷嗜赌成性,败光家中田产房产,父亲不堪重负去世,母亲重病在床时进城求医问药却被国民党军队抓了壮丁。当他九死一生从战场上逃回时母亲早已去世,女儿也因生病成了哑巴。鲁迅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中提到“悲剧就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福贵一家历经磨难,生活刚刚因为有庆有长跑天赋和凤霞顺利嫁人有了孩子而产生辉光一点的希望。有庆和凤霞的死亡像一抔灰,洒在那一点星火上,洒得福贵的世界阴霾满布。

   有庆的死亡令人扼腕,他是一个善良的挣扎着保护两头小羊羔的男孩,在县长夫人生产大出血时踊跃献血,却被活活抽干。这样的死亡看着让人心中钝钝的疼,不知是该怪那愚昧的医生还是报以长长的叹息。凤霞的死亡和二喜的死亡让福贵信了命,相信进了那家医院就会死去的命。命这个字的背后包含太多的无奈,多少人在泪与痛中选择了相信。不禁令人深思,这真的是命吗?究竟是老天的偶然还是社会条件的必然?

  “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叫喊,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与苦难、无聊和平庸。”在书的开头,福贵仍是个纸醉金迷的浪荡公子哥,他让妓女背着他满街跑并向岳父打招呼让岳父下不了台。而后生活巨大的变故让福贵从医院背回了儿子有庆的遗体,又从医院背回了女儿凤霞的遗体。由于妻子家珍得了软骨病,福贵便背着她在村里走动。他们的女婿则因为儿子苦根无人照顾,就背着苦根干活。这么多的“背”,无论是荒唐的,还是悲痛的,抑或是无奈的,从中我看到的都是一种责任。生活赋予了我们很多磨难,同时也加重了我们肩上的担子。福贵背回儿女的遗体是为了让他们魂归故里,背着妻子走动则是对自身年轻时的错误的悔过与愧疚。这样的“背”,带着中国人特别的精神面貌——忍受。我们常常在文艺作品中看到这样一类形象,他们是劳动人民,他们衣衫褴褛身体佝偻,黝黑又布满皱纹的脸庞有一双平和的眼眸,他们时常看着远方脸上露出一丝茫然与羞赧。与其说是忍受,不如说是坚毅,正是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坚毅的品质才使得我们的民族在面对苦难时积极向前。

  福贵送走了自己的亲人,守着家里空荡的茅草屋和一亩三分地,养了一头比自己还老的黄牛。他唤牛做福贵,也叫二喜、家珍、有庆、凤霞、苦根,他说是为了督促黄牛干活,想来是为了叫一叫先他而去的亲人的名字吧。福贵在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时,并没有怨天尤人,“老人黝黑的脸在阳光里笑得十分生动,脸上的皱纹欢乐地游动着,里面镶满了泥土,就如布满田间的小道”。或许人的一生历经磨难,正在经历时感到痛苦感到绝望,若干年后回首往事时却能够面带微笑。忍受是一时的,毕竟我们信奉的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活着,是人最低的生存状态,如何活着则是人各有志的选择。福贵在讲述那些悲伤的情节时,眼中带着奇妙的神色,分不清是悲伤还是欣慰。我们终将明白,无论现在我们经历的是幸福的喜悦,还是无法招架的磨难。终有一天回首时,其中的点滴细节都会成为难以忘怀的记忆。何不乐观面对,因为每一个向死而行的生命都在热烈生长着。

留言板

必填,最多可输入200字。发言请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 1153人参加
  • 0张图片
  • 1562份作品
  • 21本推荐书目

活动创建机构

协助组织

活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