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机构:书香江淮

1562份作品 活动首页 >> 征文与作品
黄山学院

大师远去,德艺长存——读《大师远去》有感

作者:hsxy21412041015 点击数:333 学校:黄山学院 班级: 时间:2016-05-17 16:41:24

                                                              大师远去,德艺长存

                                                   ——读《大师远去》有感

如果人可以穿越到一个自己喜欢的时代去生活,那我一定会选择中国近代,那个跌宕起伏,风起云涌的时代。到那里去看中国各种思潮的交汇碰撞,去体味那个时代的大师魅力,看那些大师们是如何救亡图存,如何为新起之秀牵线搭桥,提携后辈。

季羡林老先生用《大师远去》悼念那些给他帮助,助他成才的文学大师们,纪念他们的严谨治学风、提携爱护义、万古爱国情。大师在自己的学术领域硕果累累,但若只是自己在学术领域取得成就,那就只能称为学者而非大师,因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真正的大师艺高,德更高。

在季羡林老先生的回忆中,他曾是陈寅恪老师的旁听生。可是季先生清楚地记得,陈先生上课前总是先将必要材料写在黑板上,然后根据材料进行讲解、考证、分析、综合,陈先生从不“以论代史”的严谨治学风格却影响了季老的一生。季先生还谈到他研究中国哲学史的好友冯友兰先生。当年冯先生所提倡的道德抽象论,受到了严厉的诡辩式批评,在重重压力下,冯老仍然坚持真理,不断地修订他的《中国哲学史》。季老说自己都记不清他已经修订了多少遍了。大师们的这种追求真理,追求光明,忠诚于自己的学术事业,热爱祖国,热爱祖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在数年以后依旧感召着万千学者。

在治学的道路上,大师们以身作则,为后辈树立了榜样。当后辈有了成就,大师们就成了后辈前进道路上的指路人。在中国古代,徒弟被看作是老师的附属品,老师会惧怕学生的成长遮住了自己的光辉,可我们的大师不同。我们都知道鲁迅先生是从不去攻击年轻人的,陈寅恪先生也不会批评年轻人。朱光潜先生研究美学,他在授课时也是自己知道多少讲多少,从来不会用自己都不懂的“洋玩意”去欺骗吓唬年轻人。对季先生而言,陈寅恪、汤用彤都是他治学道路上的贵人,如没有他们相助,季先生是不可能在北大任教授的。这些当时社会中的名人,没有轻视小辈,反而友善的提携、爱护他们,同时以自己的家国情怀感染着他们。

季先生说,知识分子应该是具有爱国主义精神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是很难成长为大师,更别提受人敬仰了。胡适引领新文化运动,希望以此给中国带来新的希望,是爱国。吴宓在当时挺身而出,反对新文化运动中的偏颇,提倡保护优秀的传统文化,这也是爱国。陈寅恪关注政治,先知先觉。他跟着国民党去南京,不是留恋国民党而是反对着苏联式的共产主义。现在回首细看,难道不为陈老的睿智而赞叹吗?

这些大师们为了保护中国的优秀文化耗尽心血,但在那场空前浩劫中,昔日的大师纷纷被打成了右派,被骂作下九流,身心备受摧。朱光潜先生始终对自己的前途抱有希望,对文化事业抱有希望,他执着地活着、追求着;同样,被剥夺了写作权利的沈从文先生从未放弃自己的事业和追求,他转而研究中国古代文物,并在新领域取得成就。

大师是强大的,他们可以不畏生死以报国;大师又是脆弱的,世人的不理解就可能会把他们逼上绝路。无论如何,怀有赤子之心的大师都不会对祖国、对人民怀有怨恨。季羡林说,一个作家最重要的品质就是爱祖国、爱人民、爱人类,在这三爱的基础上,那些皇皇巨著才能有益于人,无愧于己。爱祖国是大师的信仰,即使祖国没能庇护好他们,他们也一样爱着祖国,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是不会埋怨自己的祖国的。

面对这些仰不愧于天,俯不祚于地的大师,希望祖国能用法治、民主,社会能用和谐、平等,世人能用友善、文明,留住大师的谨、义、情。大师远去,德艺长存。

 

留言板

必填,最多可输入200字。发言请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 1153人参加
  • 0张图片
  • 1562份作品
  • 21本推荐书目

活动创建机构

协助组织

活动动态